回程的班機Irene已幫我預辦登機,精心挑選了走道的座位,
而且到機場買完免稅品後就一直在調整心情,調整精神,算好台灣時間,
打算在機上就用力調整時差,該醒則醒,該睡則睡,
希望到達台北的第一時間就調好,可以速速回復正常生活~

誰知道一上機,走到我座位時,竟看到上頭坐了個男人,
我很客氣的跟他說,這是我的位子,
他很不客氣的指指裏面的座位,說這裏有位子,有什麼不同嗎,
我很嚴正的說,不好意思,這是我的位子....

頓時之間,喧鬧的四周,空氣凝結了幾秒鐘,頓時之間安靜下來,
那個大陸男人,不甘心的往裏面坐,我也不開心的坐在我的位子上,
若不是飛行的時間這麼長,我何苦要請Irene幫我預辦登機呢,
這也是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紐約與新罕布夏間用長途電話溝通後劃來的座位啊~

偷瞄一下旁邊的男人,又大又粗的金項鍊,又大又粗的金手鍊,
又大又粗的金戒指,十足是來自大陸或香港的暴發戶,
再加上不配合空姐指示的收回桌面或踩腳的踏板,
以及疑似未關機的手機,還有我最不能忍受的滿身煙味及不停的抖腳,
可知道我在機上的這十幾個小時有多麼的痛苦啊!

飛行時間很長,在機上我睡著的時間不多,
看了幾部電影,機上還有之前想看未去看的終極警探4呢^^
另外還看了幾部電影,但目前已經想不起來看了什麼:P
我還玩了很久的數獨,想說這樣乏味的遊戲會不會幫助睡眠,
在機上的我很不容易入睡,即使睡著也睡的很不安穩,
因為不是被小孩的哭聲吵醒就是睡不著,
再不然就是空姐開了燈開始要送餐,
再不然就是我好不容易睡著且睡的正安穩時,
鄰座的黃金男拍拍我說他要出去上廁所,嗚.....
我好不容易才睡著啊~!

總之,我夢想中的機上睡眠,
甚至是出發前的異想天開,跟Irene說我要帶面膜上飛機敷臉都完全做不到啊~
( 還被Irene笑說在機上怎麼敷?
我說,那些藝人不是都說機上很乾,她們在機上敷臉?
直到我坐上長途班機才知道,真的是異想天開啊!
真的,現在想起來還覺得真的是太好笑了!)

機上的十幾個小時,除了坐在坐位上很痛苦,
要聞著濃濃的煙味,眼角餘光要看到旁邊的黃金男一直抖動的雙腳,
甚至不小心還會往我這邊稍微的倒過來佔了我已經很小的位子,
讓我要再把身體往走道的地方移動外,上廁所也是件痛苦的事,
雖然我的座位在走道邊,可以隨心所欲的起來活動或上洗手間,
但是洗手間真的是又臭又髒,地上也掉了一大堆衛生紙,
讓我一開門就要開始閉氣,快速使用完畢洗好手後快速離開才能呼吸,
一度都懷疑我會不會在廁所裏被臭到昏倒...@@

當班機到達香港的時候,我心裏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雖然它遲到了半個小時,
也就是我在擁擠的,全班機客滿的機上多坐比原計劃中多半小時的時間...
提著我的盒裝自由女神小熊,揹著我的紫色曼谷包,
心裏想的是,我終於脫離這充滿小孩哭聲的密閉空間~

慢慢的往前走,看到前方的經濟艙座位真的很想昏倒,
這,應該是垃圾場而不是飛機吧!
滿地的報紙、毛毯、衛生紙、甚至是用餐時掉到地上的餐具包裝袋,
我想,整理這班班機的服務人員應該也有很想死的感覺吧....

還好,我要離開了,到達香港,表示我再不久就可以回家了啊~!

lica08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